在线精品亚洲一区二区


会员中心|广告服务|企业服务

下半年经济政策六大看点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为下半年经济工作把舵定调。会议内容丰富,其中不乏众多新提法,涉及近期市场关注的诸多热点。会议透露了哪些重要信息和政策信号?上海证券报记者从六大方面进行解析。


看点一:强调“跨周期调节”政策更注重衔接


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做好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统筹做好今明两年宏观政策衔接,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跨周期”的思路早已明确。去年7月底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就提出“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最近一年来宏观政策都是跨周期的思路和基调,此前的央行全面降准就是跨周期调节的一个体现。”


从过去强调“逆周期调节”,到现在强调“跨周期调节”,意味着什么?


“跨周期调节”和“逆周期调节”相对应,但存在区别:逆周期调节主要是指在经济下行时宏观经济政策宽松,经济上行时宏观经济政策收紧,以避免经济波动太大。跨周期调节则指政策放松时不过松,收时不过紧,把政策评估期从短期扩展为中长期。


民生银行高级宏观研究员王静文对记者表示,跨周期调节意味着政策更加注重衔接,而不会仓促出手、大开大合。“强调‘跨周期’而不是‘逆周期’,预示着下半年政策不会骤然转向。”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认为,会议要求统筹做好今明两年政策衔接,其目的在于:一方面避免四季度经济下滑,另一方面注重宏观政策的跨周期调节能力以应对不确定性风险,确保明年经济稳健运行,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王军分析认为,会议对未来重点工作的部署也充分体现“跨周期”思路,既有扩大内需等立足当前的政策安排,也有完善生育政策、科技创新、高水平开放等着眼长远的相应部署。


 看点二:货币政策稳健总基调不变 定向支持的领域更加明确


  为助力中小企业纾困,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提出了新基调和新要求。会议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助力中小企业和困难行业持续恢复;要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表示,从会议表述看,“稳健”的总基调仍然不变,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稳中向好,一些主要经济指标环比回升,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货币政策应当保持稳健,不宜出现大幅变动或转向。


近期,由于生产资料、原材料价格依然处于高位,中下游中小企业经营存在一定困难。颜色认为,后续货币政策要采取更多措施,帮助中小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包括采用定向和直达的政策措施,以及保持总体信贷成本的稳中有降。


关于“增强宏观政策自主性”,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解读称,目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部分发达国家和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走向存在不确定性,我们还是要坚持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在汇率方面,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将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双向波动。


颜色表示,尽管美联储货币政策逐渐正常化,今年底之前可能就会缩减购债规模,逐渐退出量化宽松,但我国货币政策自去年5月开始就已逐步正常化,因此更应当针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周期波动,采取相应的货币政策。


看点三: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效能  下半年将加快发力


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升政策效能,兜牢基层“三保”底线,合理把握预算内投资和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推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实物工作量。


中国财政预算绩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对记者表示,财政政策要继续释放积极信号,但接下来在操作重点、推进方式和实施结构上有些细致性变化,总的特点是“兜底线、控节奏、重实绩”,让财政的基础和重要支柱性作用得到有效发挥。


交行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根据会议要求,下半年财政进度将显著加快,或将在年内用完财政支出、财政赤字、地方债的预算额度。经过测算,下半年可使用的财政资金额度达到16.44万亿元,预计积极财政政策将在四季度对稳定经济增长显效,并对明年经济增长起到积极作用。


受专项债券发行使用的穿透式监管要求、上年资金结转、项目储备有限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地方债发行节奏较去年有所放缓。


“在跨周期调节的要求下,实物工作量可以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意味着可以适当将财政资金稳投资的作用平滑到2022财年,更好地实现财政资金对经济运行的支撑作用。”北京明树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高级研究员杨晓怿对记者表示,发行窗口期时间的放宽也意味着财政与发改系统有更充裕的时间来提高财政资金的支出效率,进一步防范地方债务的潜在风险,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看点四: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


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锋认为,制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是非常必要的,且需要体现资本市场公平公正的原则。建议针对监管上的盲区,从顶层设计出发制定制度,防止企业利用制度性套利。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雳认为,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要加强中概股监管。中概股公司要做好风险及突发情况应对,并且推进相关监管制度体系建设。


陈雳表示,已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应密切关注立法动态,把握监管规定;拟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应自觉开展合规自查,配合监管部门的合规工作。


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招商基金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建议,对于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企业,在用户的数据方面要先进行合理的审核和审查,才可以在境外上市。


看点五:明确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要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近年来政府工作报告曾多次提及新能源汽车,但在政治局会议中单独提及一个产业较为罕见。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将新能源汽车作为下半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体现了减负担、促消费的政策导向,“促进新能源车消费是推动内循环的重要举措,也是碳减排的方向性工作,有利于我国汽车行业的整体转型升级。”


随着各项政策措施落地见效,新能源汽车取得了快速发展。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已连续6年位居全球第一,累计推广超过550万辆,但目前正处于“爬坡过坎”的发展关键期。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曾经表示,新能源汽车在技术、品质和消费者感受方面仍有不少问题,需要进一步攻克。


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多部门日前印发了《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与示范应用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这意味着更多鼓励和保障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政策有望陆续出台。


看点六:坚持全国一盘棋 纠正运动式“减碳”


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统筹有序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尽快出台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坚持全国一盘棋,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


“先立后破,立的是双碳目标、重点方案和路线图,破的是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不能盲目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对记者表示,坚持全国一盘棋,强调的是整体统筹、供需平衡,地方资源禀赋不一,不能“一刀切”。


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能源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毛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碳达峰碳中和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其落实工作一定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处理好整体与局部以及当前与长远的关系,避免走向两个极端。


毛涛进一步表示,地方政府不能简单为落实“双碳”目标制定不切实际的减碳目标,也不能对“两高”行业简单地“一刀切”并进行运动式 “减碳”,应统筹考虑碳减排与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摸清碳排放家底,结合自身实际和发展规划,制定科学的减碳目标,并采取切实可行的减排措施,确保产业的健康发展。


毛涛认为,中国的碳达峰是在通过优化能源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节能减碳等努力下的高质量达峰,不是纯粹为了换取经济发展空间的攀高峰。地方政府不能盲目发展经济去“攀高峰”,不能以未到达峰时间为由大肆发展“两高”行业,而应严格落实国家关于“两高”行业发展的要求,执行好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法律和标准,严控“两高”项目上马。


转自:上海证券报


2021年08月02日